由金鑫和团队开发的软件系统,成为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名副其实的“大脑”-新闻追追追-海西新闻
点击关闭

金鑫自动化-由金鑫和团队开发的软件系统,成为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名副其实的“大脑”-海西新闻

  • 时间:

高云翔庭审落泪

未來,金鑫將協同他的研發團隊,在追逐世界主流自動化系統的征程上不斷創新,逐夢前行。

金鑫團隊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技術挑戰,除程序算法需要重新開發和優化之外,AGV在通訊方面也出現了新的問題,原來的WiFi技術也不再適用,特定區域內的大批量設備通訊既需要保證穩定還要確保可靠。除此之外,洋山四期項目還採取了很多創新技術,例如AGV自動換電、軌道吊對AGV側面裝卸、軌道吊海側雙箱自動化等等。

■黃興

在這個過程中,金鑫發現是內存泄漏導致的程序宕機。這意味着他們要從中排查內存泄漏,而此舉如同大海撈針,談何容易。一遍遍地排查、修改、測試,但項目進度依然停滯不前。就在項目組一籌莫展的時候,金鑫發動大家調整思路,直接從問題的根源去尋找解決辦法。經過金鑫的關鍵把控及整個團隊的不懈努力,大家很快排查出了全部的內存泄漏問題,也使得項目順利展開。

長時間坐在電腦前,金鑫的肩部、腰部總會時不時酸疼。因此,他格外珍惜每天的步行時間。「要到現場查看設備運行情況,我們都堅持自己徒步過去。雖然集團為我們準備了代步車,但大家都特別珍惜這段運動的時間。」金鑫坦言,那段時間忙到24小時「粘在」椅子上。

「智慧大腦」的製造者2016年4月,金鑫帶領全體開發人員在洋山島進行了一個月的封閉式開發。他們吃住在島上,與用戶一起辦公,每天工作時間從早上8點到晚上8點甚至更晚。「我們白天與用戶做溝通,進行流程分析、軟件開發,然後測試人員當即對開發出的程序進行測試,這樣第二天就知道測試結果,哪裡需要改進就即時修正。」金鑫說。

現在,洋山港四期是全球綜合自動化程度最高的碼頭。集裝箱從船上到箱區,從箱區到集卡,都是全自動運行,連AGV換電也是自動進行,大大節約了人工成本。粗略估算,節約的人工有近千個。由金鑫和團隊開發的軟件系統,成為洋山港四期自動化碼頭名副其實的「大腦」。

臨危不亂解決難題金鑫團隊成員趙雲還透露了一段往事,有一次,洋山現場車輛管理系統(VMS)更新的版本曾出現宕機,情況非常緊急,稍微出錯,可能造成嚴重損失。金鑫臨危不亂,先是聯繫現場實施人員退回更新,暫時使用舊版本保證現場正常運行。緊接着召集項目組成員開會討論,聯繫測試組人員復現問題。

洋山四期碼頭與其他項目不同,其設備規模前所未有。「規模大就意味着用的設備量大,單運輸集裝箱的AGV(自動引導車)就有130輛。而這些車輛全都是無人自動駕駛的,需要高精度的控制。如果沒有控制好,就可能會發生設備運作不流暢,甚至碰撞。」金鑫告訴記者。

經過一個月的突擊,金鑫和他的團隊推出了洋山港四期的第一個軟件系統版本。此後,以每月更新一個版本的速度,在2017年12月洋山自動化碼頭開港運營前,金鑫和團隊如期完成任務,研發周期大大短於國外同類系統正常需要3年的周期,在設備規模和功能複雜度方面也處於領先地位。

鳥瞰洋山港四期自動化碼頭,一批作業小車忙而不亂。這些自動引導運輸車,配有智能控制系統,可以根據實時交通狀況規劃最優路線、自動導航、主動避障。其控制大腦的製作者正是上海振華重工(600320,股吧)智慧集團交通軟件研發經理——金鑫。

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2015年10月份,上海振華重工智慧集團開始參与洋山港自動化碼頭的建設,除了提供硬件設施,還要設計相關的軟件系統。金鑫作為軟件技術負責人,也開始參与這一全球最大的單體全自動化碼頭的建設。

1980年出生的他,已是振華重工軟件開發的一名「元老」,包括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動化集裝箱碼頭在內,目前國內的3個自動化碼頭,都有金鑫的貢獻。

今日关键词:中产家庭3320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