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中国和全球金融周期的不同步-手机游戏加速器-陕西西安新闻
点击关闭

企业政府-一个是中国和全球金融周期的不同步-陕西西安新闻

  • 时间:

川航空姐坠楼成谜

「雙雄會」已提前上演全球經濟格局面臨「百年未有之變局」,美中兩國是關鍵角色。可以以許多維度來描述這種變局,例如全球化的退潮,全球治理碎片化,世界經濟的平庸增長等。但其中有一個變遷是顯而易見的,即美國和中國國家實力的巨大體量,已遠遠拋開了全球第三大及其後經濟體的體量。以1820、1920和2020這三個時間點看,1820中國經濟仍為全球第一,但封建農耕文明被現代科技和工業文明甩開已是定局;1920前後美國成為全球經濟老大,但確立其全球霸主地位仍需等待25年之久;2020前後,美國可能從未在百年來遭遇在經濟上如此迫近美國的對手。考慮到中美經濟規模的差異,中國經濟增速只要比美國經濟增速快1.5倍或更多,那麼中國就沒有停下追趕美國的腳步,到2025和2035年,中國GDP可能相當於美國的75%和85%。

從國際金融周期來看,中國貨幣政策空間不小,從政府主動過緊日子,讓企業和居民過寬綽的日子看,財稅政策空間更大。

為什麼說財稅政策空間更大?道理很簡單,如果GDP蛋糕不能快速做大,那麼只有政府過緊日子,讓企業居民熬過去。此外,中國千年史顯示,任何真正脫胎換骨的改革,最大的驅動力源(600405,股吧)于政府財政有一定困難,有錢的政府財政通常難以承受自行刮骨療傷。當下要穩增長,要去槓桿,從國際比較看企業槓桿率已高,1-10月規上企業利潤負增長2.3%。槓桿率有所反彈。從新近數年看居民槓桿率快速攀升,已超越國際警戒線。較為現實的做法只有上級政府舉債,舉債久期宜長利率宜低,才能有助於穿越周期。

中國仍是個人均GDP不到1萬美元,仍然希望世界太平些,國家間紛爭少一些,但美中雙雄並立的格局已提前上演。如何看待、接受甚至重塑中國等發展中大國在國際秩序中的重要角色,還是讓一超獨霸、西方主導的格局固步自封?

意識到這種「雙雄會」局勢,於我們何用?中國發展的戰略機遇期究竟是否還存在?同時這種「雙雄會」決定了全球核心優質資產不在美國,就在中國;而超值或避險資產才可能在歐洲或東南亞。全球投資者在世界經濟版圖激烈碰撞時的投資,不得不更為小心翼翼。

認知中國宏觀調控空間寬裕有何用?這讓我們意識到,政府對逆周期調控,維持合理穩定經濟增速的能力充沛、托而不舉、引而不發。只有政府真心真正習慣了過緊日子,才能使高效服務型政府釋放高質量發展的潛力。高質量發展日益倚賴雙輪驅動, 一個輪子是先進製造業,另一個輪子是現代服務業。

令人憂心忡忡卻似乎無計可施的巨大幽靈,在全球範圍飄蕩的幽靈,是空前的貧富鴻溝。一些國家和地區里,階層之間的財富分配,已從理想的橄欖核型,變成了殘酷的工字型,中產在消退甚至返貧。階層摩擦有日益加大的風險。大凡在全球陷入動蕩或突發衝突的區域,幾乎都和發展能力的積弱,和貧富極端分化相關。一些西方國家也不例外,放任金融自由化、避稅天堂和技術鴻溝等因素可能持續加劇了不平等性,資本階層和大眾一口飯一個家一種簡單安寧生活之間,日益格格不入。

評價中國經濟快慢有何用?中國經濟在2020年將要突破百萬億,每個月逾5萬億元的投資,近4萬億元的消費,如此巨大體量,有暗淡的行業和企業,也肯定有精彩和蓬勃的區域、行業和企業。中國經濟還未充分展現其高質量發展的潛力,幸運的是,全球經濟也很平庸,寧願慢,不能亂罷了。

(編輯:祝乃娟)

中國宏觀調控的空間寬裕許多人習以為常地以為,中國貨幣政策調控的空間不大了;政府債務高企,財稅政策調控的空間不大了。其實不然,從國際金融周期來看,中國貨幣政策空間不小,從政府主動過緊日子,讓企業和居民過寬綽的日子看,財稅政策空間更大。

回望所謂黑天鵝頻出的2019年,許多流行的預測是錯誤的,全球經濟並未衰退,但負利率卻捲土重來;美國股市並沒有塌陷,三大指數反而創了歷史新高;中國居民消費仍待進一步穩健,以汽車產銷引領而疲弱不振等等。但也有差強人意符合預期的,房地產還算過得去,「雙11」也幾家憂愁幾家歡喜。普羅大眾的日子在期盼中,也無風雨也無晴。

穩中趨緩的中國經濟也不算慢也許2020年的全球經濟趨勢可總結為三句:世界經濟緩中趨穩;美國經濟景氣末端;中國經濟穩中趨緩。2020年世界經濟也許略好於2019年,增速回升約0.5個百分點。美國的就業及通脹情況都還不錯,經濟處於2011年以來超長景氣的末端。中國繼續放緩難免,但增速仍處於全球第一陣營之列。

全球投資者可能更關注核心資產

和我們自己比,慢了。縱向比較中國經濟以往的高速增長,目前增速確實未能充分發揮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潛力。如果2020年經濟增速未能「保六」,也並不奇怪。但和別人比,不算慢。橫向比較全球經濟增速,則中國增速仍處全球第一方陣。以美國此輪超長景氣,和「新經濟」時期的超長景氣相比,經濟增速分別是2.5%和4.3%,打了6折還不止。當下中國經濟和接近10%的高速增長相比,折扣也差不多。目前和明年中國可能是金磚國家中表現最佳者。中國GDP目前每年多增約8000億美元。而全球GDP超萬億美元的經濟體可能都不足20個。

由於美中的實力和創新潛力,全球投資者將日益明顯地視美國和中國的優秀企業為值得配置的核心資產。美國經濟處於2011年以來超長景氣的末端,美股則疊創歷史新高。相比之下,中國經濟對全球GDP增長的貢獻率持續超過美國,中國在大力推進高水平、全方位的對外開放,深度的金融開放舉措正在加速落地之中。由是觀之,2020年經濟雖然平緩,但投資機遇卻不凡。投資者的情緒升溫取決於一大背景,兩種力量。一大背景是,中國增長的放緩和CPI的下行,為中國央行縮小和全球金融周期之間的差異創造了有利條件,兩種力量之一是深化改革的力量,使得投資者對先進製造和現代服務的熱情不減;之二是加速對外開放的力量使得國際投資者對配置中國優質核心資產的熱情不減。因有許多人替中國樓市擔心,其實不必。理由很直白,一是幾乎看不到做地產賠錢的,地產企業也是龐大體外公司「吸血」的最大宿主,這是一個在年銷售約15萬億元的高位平台,百億級銷售額的開發商的市佔率也僅不到千分之一。加之目前庫存去化較為充分,即便2020及以後樓市不再熱絡,但無非是開發商賺錢多少,而不是整體賠錢或攸關生死。二是調控政策餘地很大。比較2015和2018年,樓市銷售面積和金額分別增長了約50%和90%,如果繼續任由地產野蠻生長三四年,那麼我們能否想象樓市每年銷售逾2000萬套住宅和獲得超過30萬億元的銷售額?這些新房住宅已超過了每年城鎮化吸納的新增人口,這個金額也超過了居民全部可支配收入的一半。以往高熱的市場無法延續,現在焦慮的開發商仍然厚利,飽受非議的限價限售等諸限政策有各種微調鬆動法門。因此樓市在結冰,地產有韌性,你可以不買房,但不必擔心「地主家」沒餘糧。

儘管預測是不靠譜的,但作為某種精神安慰劑,歲末仍會有諸多預測文章,此文也不免俗,聚焦於2020年,我們深處這個時代之中,卻視而不見的一些巨變。

鍾偉北京師範大學金融研究中心教授

全球貧富分化的鴻溝會吞噬什麼?

為什麼說貨幣政策空間大?較為重要的因素有兩個,一個是中國和全球金融周期的不同步,另一個是CPI的逐漸回落。2019年,全球負利率現象不斷蔓延,超過30個國家的央行採取了更為寬鬆的貨幣政策,印度央行甚至連續降息五次。中國央行採取了相對克制的逆周期調控。2019年,由於豬肉價格帶動食品價格的上行,使得CPI全年逐漸走高,而2020年CPI則可能是逐漸走低的趨勢。另外扣除食品價格的CPI僅有1.4%,加上下行加劇的PPI和負增長的企業利潤,肉價掩飾了核心通脹和企業績效雙雙低迷的實質。這兩大因素疊加,使得貨幣政策在2020年能夠更自如地運用逆周期調控的政策工具箱。

今日关键词:钟汉良律师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