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铜锣湾鹅颈桥底最红的「打手」阿姑-延安新闻网-凤县新闻网
点击关闭

生意朋友-这位铜锣湾鹅颈桥底最红的「打手」阿姑-凤县新闻网

  • 时间:

英特尔因产品道歉

他們說,這夜阿姑打得特別起勁,因為不單為顧客、為香港、也為自己,原來我們以為與暴亂風馬牛不相及的行業打小人,也被波及,這位銅鑼灣鵝頸橋底最紅的「打手」阿姑,自6月暴亂至今,生意足足跌了九成,因為她的客人主要是遊客。

遊客止步是一記火燒連環船,首當其衝是旅遊業,慢慢餓死的是大小商戶。有酒樓經理說,他們九月份的單月虧損就高達三百萬。

「直到有天撐不住,公司便會破產,變賣家財償還未完合約的欠租,不夠數,就輪到我破產,賣掉房子,去申請公屋。」朋友已作了最壞打算,也預計未來半年,將會有成千上萬像他一樣的中小企或小商戶拉閘倒閉,相信個人破產個案亦會急升。

當小商戶在每月放血、零售員工朝不保夕,但大地產商卻繼續收租,原來,暴徒磨刀霍霍插向的是中下層市民心臟,絲毫動搖不了手握大部分財富的財團巨賈。

有做專業人士的高學歷朋友告訴我,他們對現況絕望到一個地步,是齊齊夾錢去鵝頸橋底打小人。他們找了個最紅最靈驗的「職業打手」,寫下一大串禍港名字,重金請「打手」狠狠的打。

責任編輯:林犀

6月至今的持續暴亂已使酒店、入境旅行團行業名副其實進入了淒厲的寒冬。資深傳媒人屈穎妍在大公報發表文章《我的狀態:放血中》指出,當小商戶在每月放血、零售員工朝不保夕,但大地產商卻繼續收租,原來,暴徒磨刀霍霍插向的是中下層市民心臟,絲毫動搖不了手握大部分財富的財團巨賈。以下是全文:

朋友說,那位打手阿姑檢查他們的「小人清單」時,忽然說:「喂,你哋漏咗個仆X陳方安生喎!」大家笑作一團,孽帳太多,好彩阿姑你醒目!

朋友說:「我們的店多是在商場,大地產商的商場合約一般是綁死商戶的,舉例說,你簽了三年約,商戶若只完成一年租約便結業,商場業主有權追討未完成租約的租金,即是說,即使執笠,也要賠償餘下兩年的租金。業主為防止商戶破產未能繳付欠款,會要求東主或公司董事簽署個人擔保,承擔公司破產後尚欠之債項。也即是說,拉閘之後,公司要破產,商店老闆也要破產。正因為不能隨便違約結業,我們唯有每天開門死撐被放血。」

黑衣人四處搗亂說「攬炒」,但到底他們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攬炒」了誰?

比酒店更慘淡的,要算是入境旅行團,這行業名副其實進入了淒厲的寒冬,據統計,香港現在只剩一成入境團,對應倒下的骨牌行業,就是旅巴生意,旅巴司機已近乎全面停工,有些旅巴公司更面臨清盤。

靠遊客撐起生意、跟打小人阿姑同樣命運的,還有酒店業,這幾個月酒店的平均入住率只得六成,個別更低至三成,員工已開始減薪放假甚至被解僱。

這陣子,幾乎晚晚出外用膳,因為不同群組都發起振興經濟行動,一來希望為食肆的寒冬送暖送炭,二來也要找同聲同氣同路人圍爐取暖舒舒悶氣。

朋友在幾個旅遊旺區開了五家曲奇餅店,原本生意滔滔,誰知5月開始勢頭不對,6、7月營業額更是高台插水,他形容現在自身狀態是:「放血中」,試過一日五間舖加起來只做了6000元生意。

今日关键词:140万到手5万5